广东完善留守和困境儿童保障 多方参与共织关爱保护网

广东完善留守和困境儿童保障 多方参与共织关爱保护网

图片 1

广东完善留守和困境儿童保障 多方参与共织关爱保护网。儿童福利工作者悉心照料受助孩子。省民政厅供图

■织密扎牢民生保障安全网

在江门市江海区仁美社区民政专干赵焕媚看来,社区儿童工作就像一盏灯,照亮孩子们成长的路。从事基层民政工作多年后,她近些年有了一个新头衔——社区儿童主任。在刚上任的两个月内,她就和社工入户调查辖区儿童情况,在“儿童信息管理平台”录入超过600名儿童信息。

在广东,像赵焕媚一样的社区儿童主任有2万多名。这支基层儿童工作队伍,发挥深入基层群众的优势,及时发现报告儿童异常情况,打通基层儿童福利工作“最后一米”。

近年来,广东坚持政府主导、家庭尽责、分类保障、社会参与,综合运用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儿童保护等政策措施,对困境儿童实施分类精准救助保障,建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救助保障工作体系,推进“精准滴灌”,呵护儿童健康成长。

精准救助▶▷

查清底数建立儿童信息台账

今年7月,省民政厅启动2019年农村留守及困境儿童入户关爱服务“雨露计划”,约250名在校大学生成为入户关爱员,利用暑假时间,对农村留守儿童开展入户调查及走访关爱工作。

查清底数,才能精准救助。2016年至今,我省通过定期走访、全面排查、动态管理,建立了翔实完备的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台账。查清全省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规模、分布区域、结构状况,重点掌握了其家庭组成、监护状况、教育就学等基本信息,为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打下扎实基础。截至今年10月底,我省共有农村留守儿童19万余名,困境儿童7.4万名。

儿童的生存发展,时刻牵动着党委政府的心弦。针对儿童因家庭贫困、自身残疾、缺乏有效监护等原因面临生存、发展和安全困境等问题,我省不断拓展儿童福利服务对象范围,由原有的孤儿、弃婴拓展到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

涉及儿童保护的各个职能部门,在省级建立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的框架下,明确分工,各司其职。民政、教育、公安、司法等27个部门和群团组织,齐抓共管,将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关爱保护落细落小落实。

为困境儿童托底的关爱保护网,正在织得更密、扎得更牢。去年,我省出台《关于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体系的意见》,明确加强部门协作,建立含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在内的困境儿童工作保障机制,建立健全覆盖城乡、上下联动、协同配合的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体系。

民政部门保障困境儿童基本生活,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和儿童福利机构建设;公安部门为无户籍儿童办理入户手续,对不履行监护责任的监护人进行训诫;教育部门落实适龄儿童控辍保学、教育资助等政策,支持儿童福利机构开设特教学校;司法行政部门为困境儿童家庭申请法律援助,协助其他部门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等提供帮助;共青团牵头开通12355青少年热线,接听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相关来电;妇联推进儿童之家创建,发挥基层妇联组织作用;残联推进残疾儿童康复服务,提高康复保障水平……

2017年以来,我省依据协作模式为3万余名困境儿童按政策申请了基本生活保障,协助1万余名无户籍儿童办理户口登记,落实2万余名监护缺失儿童的监护责任,协助逾280名失学辍学儿童返校复学。

我省在加强部门协作的同时,注重发挥社会力量参与。今年6月,2019年百家社会组织走近留守和困境儿童“牵手行动”启动,全省240家社会组织分为15个小组,深入我省15个经济欠发达地区,为农村留守和困境儿童提供精准帮扶,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2018年以来,先后有391家社会组织分赴15个经济较落后的地级市开展104场关爱帮扶活动,累计投入社会资金700余万元,直接惠及逾1.5万名留守和困境儿童。

延伸关爱▶▷

从吃饱穿暖到更高层次的保障

从一名孤儿成长为大学生,来自潮州的小文非常感慨。“我在福利机构长大,永远不会忘记福利机构的养育之恩。面对全新的生活,我充满期待,希望能找到人生的新航向,努力成为一名造福社会的好医生。”他说。

小文今年20岁,患有先天性肢体缺陷,左腿行动不便,是潮州市饶平县儿童福利院收养的孤儿。在今年高考中,他以优异成绩被广州中医药大学录取,成为饶平县儿童福利院走出来的第一名大学生。

按照相关政策,在校期间,小文可继续享受孤儿基本生活费。此外,民政部从今年起实施“福彩圆梦·孤儿助学工程”,年满18周岁考上大学的孤儿,每人每学年可获资助1万元。

近年来,广东对弱势儿童群体的关爱保护,从吃饱穿暖等基本生活需求延伸到教育、医疗康复、落实监护责任和精神关怀等方面,逐步完善分类保障,扩大保障范围。

广东全面实施困境儿童基本生活分类保障制度。孤儿基本生活保障最低养育标准实行自然增长机制,到今年,全省孤儿最低养育标准达到集中供养每人每月1685元、分散供养每人每月1025元。其他困境儿童分别纳入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和临时救助范围,为符合条件的残疾儿童落实残疾人“两项补贴”。率先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纳入基本生活保障范围,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以个人为单位全额享受低保。

接受义务教育的孤儿给予生活费补助,年满18周岁孤儿就读高等院校及中等职业学校的发放助学金;持续开展“孤儿医疗康复明天计划”项目,救治范围由手术救治拓展到特殊药品费用、辅具器具配置费用、住院服务费用等方面,覆盖对象由福利机构集中养育孤儿拓展到社会散居孤儿;省内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的0-6岁残疾儿童纳入康复救助范围……一项项民生举措,温暖了儿童的心。

自2017年起,我省实施广东省儿童福利机构治教康设施设备建设“苗圃计划”,累计投入8779万元,完善治疗、教育、康复设施设备。各地依托救助管理机构、儿童福利机构以及其他合适的实体机构,加强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建设,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体系。

成体系、分层级、一体化,在广东各地,活跃着这样一支面向儿童的服务保障队伍——儿童督导员和儿童主任。目前,全省已配备乡镇儿童督导员1607名,村儿童主任25225名,基本实现乡镇、村全覆盖。此外,省民政厅实施广东社工“双百计划”,推动407个乡镇直接聘用1700余名社工,深入村居开展包括儿童关爱帮扶在内的社区服务。

“广东的儿童主任和社工把自己的爱心倾注到儿童事业中,为儿童福利与保护工作提供了更多思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惠童项目相关负责人说。

落实责任▶▷

完善体系为“困境儿童”解困

为“困境儿童”解困,具有面广、线长的特点,需要更完善的体系,更有力的责任落实。

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说,民政部门正在推进从落实基本生活保障、明确监护责任、完善分类保障、提升服务能力等方面,坚持不懈抓好留守和困境儿童关爱保护,进一步完善服务体系,提高我省儿童保障工作质量。

强化家庭的第一责任主体意识,落实监护责任,从源头把好关。父母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要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不得让不满16周岁的儿童脱离监护单独居住。如果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责任,村委会、公安机关等部门要对其进行教育训诫。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对于监护人暂时无法履行监护责任或丧失监护能力的情形,有关部门要责令其他法定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或者确定受委托监护人。对于遭受监护侵害、暂时无人监护等儿童,可由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儿童福利机构承担临时监护照料。对于查找不到父母或者父母没有监护能力且无其他监护人的儿童,以及由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的儿童,由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履行兜底监护职责。

村委会定期走访排查,及时掌握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情况,并向乡镇人民政府报告。乡镇人民政府建立的信息台账,要确保一人一档,实行动态管理、精准施策。

当发现儿童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或失踪、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不履行监护责任、疑似遭受家庭暴力或其他伤害等情况,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村委会、社工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要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负有强制报告责任的单位和人员未履行报告义务的,要严肃追责。

针对精神关怀层面,学校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帮助学生加深与父母的情感交流。群团组织要发挥自身优势,提供假期日间照料、课后辅导、心理疏导等服务。各级有关部门要对收留抚养孤弃儿童的民间机构进行全面排查处置,压实责任,防范化解儿童保障领域重大风险。

儿童是家庭的希望,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对儿童,全社会都要有仁爱之心、关爱之情,期待更多的温暖、更好的保障,让他们健康生活、幸福成长。

南方日报记者 汪祥波 李强 莫冠婷 肖明

编辑: 何柏梅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